128page

120 最后,这个庞大的大家庭消失了。这些小蛛纷纷被飘浮的丝带到各个 地方。原来背着一群孩子的荣耀的母蛛变成了孤老。一下子失去那么多孩 子,它看来似乎并不悲痛。它更加精神焕发地到处觅食,因为这时候它背 上再也没有厚厚的负担了,轻松了不少,反而显得年轻了。不久以后它就 要做祖母,以后还要做曾祖母,因为一只狼蛛可以活上好几年呢 玻璃池塘的水中原本潜伏着一打水甲虫,它们游泳的姿态激起了我极 大的兴趣。有一天,我无意中撒下两把石蚕,正好被潜在石块旁的水甲虫 看见了,它们立刻游到水面上,迅速地抓住了石蚕的小鞘,里面的石蚕感 觉到此次攻击来势凶猛,不易抵抗,就想出了金蝉脱壳的妙计,不慌不忙 地从小鞘里溜出来,一眨眼间就逃得无影无踪了。 果然,灰蛾的幼虫一露出地面,赤条蜂就冲出去一把将它抓住了,然 后伏在它的背上,像一个熟练的外科医生一样,不慌不忙地用刺把毛虫的 每一节都刺一下。从前到后一节一节地往下刺,一点儿也不遗漏。它那熟 练的动作,让人想起游刃有余的屠夫。 身材小的想要到达这个井边,就偷偷从蝉的身底爬过,而主人却很大 方地抬起身子,让它们过去。大的昆虫,抢到一口,就赶紧跑开,走到邻 近的枝头,当它再转回头来时,胆子比从前变大了,它忽然就成了强盗, 想把蝉从井边赶走。 其实,并不是稀罕的虫子才值得关注,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虫子,如 果好好观察,同样会发现许多有趣的事情。普通并不等于无足轻重,只要 我们给予重视,就会从中发现有趣的知识。无知常常使我们看不到它们的 价值。其实再不起眼的生物都是构成大自然生活乐章不可缺少的音符。